第80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猫公主的老鼠王子| 作者:音绵萌锦| 类别:其他类型

    “速战速决!”刑枫朝方言说道。

    “用不着你提醒!”方言说着点足跃起,他迎着风,手指一划,手中便多了一把红色的宝剑。

    刑枫快速跟了上去。

    他拔出剑,剑尖刺向了风华!

    风华弹掌,手指尖凭空幻化出几根羽毛,他扣指弹出,羽毛飞速向前,一道亮光冲天而起!只听“哗哗哗”地几声,光波四处扩散开来。

    “不错啊风华!”一旁看戏的白雪赞叹,“功力不错,但就不知道你能支撑到什么时候了!”

    方言和刑枫召唤出结界格挡!

    光破爆破结界,继续冲向方言和刑枫。

    与此同时,风华又幻化出几根羽毛,乘胜追击!

    “哔哔啵啵……”烈火烧柴的声音撕裂开来。

    两招连续,使用很多的法力!

    这让方言和刑枫同时吃了一惊,两人连连召唤结界,并径直地向前冲!

    “他疯了吗?拼了命的!”方言低喃。

    “该死的风华,他在搞什么鬼!”刑枫抱怨,但他却感到一丝后怕。

    方言看着站在光芒中的风华,他的脸是那么的妖娆,眼神却透着浓郁的哀伤!这种哀伤带着绝望!原来,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活着,他一心在寻死!

    他们在一心要寻死的人决战!

    天啦!风华豁出去了!

    那么,他和刑枫联手的胜算,又有多少呢?

    “真有意思!”白雪笑嘻嘻地说,“风华,你想死吗?为炫和林雨如此如此牺牲,你得到什么呢?值得吗?”

    “你不会懂的,像你这种人,永远也不会懂的!”风华闭上眼睛,手指间又多了几根羽毛,他捏在手里,“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的,因为你没有得到过爱,没有得到过关心!”

    是的,很久以前,当他睁开眼看到炫,看到他笑的时候,他叫他“妈妈”,然后炫灿然一笑的模样!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到林雨,她端着并不合他口味的果子和七七八八的菜市的懵懂……那都是他所回味的,一辈子也不想忘记的!

    林雨!炫!

    你们是我的唯一!

    “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你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了,再硬撑下去的话,你会死!”白雪环手环胸,冷漠的提醒!

    “不需要你提醒!”风华强忍住溢出嘴角的血,他强制性地吞咽了下去!

    “随便你!”白雪耸肩,“反正你也没打算活!”

    旋即他抬头看向半空中的韩炫,此时韩炫的全身散发着浓郁的蓝色的光芒,光芒还在发散,并未全部聚集到他的体内。

    往事的一幕幕在韩炫的脑海里播放着。

    他是堕的神,他创造了风华和风言两兄弟,他宿命中的妻子是梦娇,但是他并不是很喜欢他,但是他也并不反对他们的婚事!他忘记了风华,创作了很多的人!后来他有发掘了风华的才能,他看到了风华的力量,他带着风华和风言,游山玩水。

    他遇到了林雨,他和林雨之间的细微相处,不算刻骨铭心,但是这个少女却在不只不觉间进入了他的心,深刻地无法磨灭,而他却不得知。

    风华来杀他了,风华给了他一剑,他将自己的心脏给了风华,并在最后的一刻解决掉了尼西斯!

    原来,这些,就是他的记忆!

    原来,他就是炫!

    他就是这世界唯一的神!

    而风华,是他最欣赏的孩子,林雨是他最爱的人,林雨的命运之线和他连接在一起!

    他的宿命是林雨,不是梦娇!

    “原来,是这样……”韩炫喃喃,“原来如此……”

    光芒更加耀眼了,韩炫的身体开始起了变化。

    他的眼睛变成深蓝色,脸庞变得越来越柔美,他的头发愈长愈长,他身上的衣服变成了蓝色的长袍……

    瞬间,韩炫变成了俊美不同凡人的神!

    “好美!”夏果果由衷地赞叹!

    韩炫的美不是风华的病态美,也不是白雪的倾国柔美,而是一种柔和与日月精华的俊美,这种美,让人看一眼,也觉得是一种亵渎,似乎看他一眼,也是一种罪过!

    “糟了!炫变成了!”刑枫大惊失色!

    “他还没恢复力量,我们还有时间,风华他撑不住了!”方言冷笑,从风华迫不及待地出第二招,他就看出来风华心中的急切,没错!

    他的身体无法支撑了,所以他才快速地使用法力,想速战速决!

    风华的身体,估计快撑不下去了!

    果不其然,风华的身子晃了晃。蓦地,他喷出一口血水来!

    风华吻住身子,手掌间又多了一根羽毛。

    “风华,我不想杀你,你别撑了!”方言皱眉,“我们也算是兄弟,也算是惺惺相惜,我不想看到你灰飞烟灭!”

    “风言……”风华捂着嘴巴,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啪嗒啪嗒地滴落,“你为什么恨炫,为什么就不肯放过他呢?”

    “你为什么不恨炫,而拼了命的,去保护他呢?”方言反问。

    “因为他是我们的母亲!”

    “正因为如此,我才想杀了他!”方言狠狠道。

    “告诉我,为什么?”风华的身子,又晃了晃,他的视线模糊了。

    这就是极限了吗?他快撑不住了吧!

    从他选择炫的那刻起,他就决定了付出自己的生命了!

    只是,方言还是想杀炫,只是炫还没有恢复法力,只是现在的他不拖延时间的话,炫的命运会怎样?他最清楚!

    他背负着背叛炫的骂名,他接受炫的心脏那刻起,因为无法承载神的法力,身体变得极其羸弱,常年和神的心脏在一起,却无法使用它,他便陷入了沉睡。

    风言啊!你这个笨蛋!

    你以为得到炫的心脏,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吗?

    有些东西,某些人,注定无法消受得起!

    风言,如果你再不收手的话,吃亏的还是属于你自己,炫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杀死!他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和骂名,不仅仅是为了炫,也是为了风言别走极端,为了每一个他所珍惜的人!他不想看见任何人受伤或者难受!

    “为什么一定要有纷争呢?为什么一定要有恨呢……有爱不是很好么?”风华的嘴角又溢出了鲜血,他闭上眼睛,扣指,手里的羽毛飞旋着出去。

    于此同时,他的身子向后倒去。

    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沉默的他,那时候的他不喜欢说话,因为炫总是有自己的事情,他和风言在一起玩,可是风言仿佛满腹心事,很少和他说话,有时候风言会离开,于是他也就很少和风言说话了。

    记得某一次,他在丛林里受伤了。那是他第一次和林雨见面,林雨给了他野果子,还冲着她笑,第一眼他就知道了她是雪妖,但是他并没有杀她,虽然他受伤了,杀一个妖怪对他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也许是因为她的笑容吧,谁也不会杀一个喜欢笑,又不会对你产生威胁的人!

    只不过他的冷漠并没有让林雨退却,反而每天都来找他,纵使他呵斥或者不予理睬,她每天乐此不彼。渐渐地,他被她感化了,渐渐地,他开始注意她。

    原来她笑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暖,原来她做的菜,是那么的好吃。

    虽然她接受了她的示好,但是他没有明确的说,他们就是朋友。林雨一直跟着他,小心翼翼地,每天都对着他笑。他喜欢她的笑,但他不知道原因,就这样他们的关系持续了一百年。谁也没前进一步,也没如何。

    后来,林雨告诉他,她喜欢他!

    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所以他没有回答。

    林雨以为是拒绝,笑着擦干眼泪离开了,他想去留,但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看着她离开了!再后来的见面,两个人相对无语。

    他开始在意,在意这种沉默,他试图回到曾经,纵使不说话,一个微笑一个眼神,就能看透彼此的默契,但是那似乎不可能了。

    后来,就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林雨受伤的一次,炫救了她。

    那时候的炫明知道林雨是雪妖,但还是救了他。

    那时,炫冲着林雨笑,声音很温和:“莽撞的小妖怪,乱走会送命的!”

    炫总是对人那么好,虽然他看起来很戏谑,其实心底还是很柔软的,只不过他不常表现出来罢了,他只是孩子气,贪玩了些。

    炫照顾了林雨一段时间,等她痊愈时,又离开环游他的世界去了。

    再后来,恐怕炫是忘记林雨了吧!

    他总是那样,不管是救了谁,还是创作了谁,还是杀了谁,总是在他游玩时,被忘得一干二净,仿佛他的脑子里,除了玩,根本容不下任何人!

    依然记得,林雨找他是,做最终的答复时。

    他想到了炫对林雨的微笑,想到他们的朝夕相处,他的心就很痛,痛到无法遏制,于是他淡淡地说:“不知道,我不知道爱。我们,不会有可能的吧!我们不是同类,不是吗?”

    那天下着雨,她哭着走了。

    后来的事情,他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林雨和炫莫名其妙地认识了,而且林雨莫名其妙地爱上了炫,开始默默地注视着炫,她很少靠近炫,很少找他说话。

    当他知道自己爱上林雨时,林雨已经爱上了炫!

    一切无法改变!

    他想挽回过,但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没有回来的可能性!

    是啊,没有回来的可能性!

    风华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悬浮在韩炫身旁的夏果果,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林雨,我终究还是失去了你!

    你终究不属于我,而是炫!

    悬浮在空中的夏果果,看着风华的身子向后倾倒!

    他紫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着,紫色的瞳孔开始变色……

    “风华……”夏果果的心猛地抽紧,这种感觉,好难受,是心碎的感觉吗?

    怎么会这样呢?

    夏果果的身子散发着光芒。

    一个灵魂自她的体内飘出。

    “风华,撑住!”那个灵魂飘飞到风华身边,向他伸出手。

    夏果果仔细一看,那个人穿着白色的衣服,眼神很温柔,笑容很温和,而且她的脸和她很像,原来自她身体里飞去的,是林雨本人。

    “是你啊?眼睛花了么?”风华的笑意愈发的浓烈了,“在奢望些什么呢?”

    “不,风华!是我,林雨。”林雨向风华伸出手,握住他的指尖,“我喜欢你!”

    “……”风华的身子还在下倾,他轻轻地倒在地上,空中忽然飘起了花瓣雨。

    “我喜欢你风华,一直没有变过!”林雨俯身抱着风华,“一直都是……”

    风华笑着闭上眼睛,嘴角的鲜血泛滥成河:“谢谢你的谎言……”

    于花瓣雨中,红筱泪流满面地本来。

    “殿下,殿下————”红筱一边擦泪,一边疾奔,“为什么,为什么要醒来?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你自己,你明明可以不用醒来的!你明明……”

    同一时刻,手里带着笛子的无影也姗姗来迟!

    “笨蛋,你以为你做的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