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小说网 历史军事 鬼王妖妃 死不悔改(云萱回魂了~)

死不悔改(云萱回魂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鬼王妖妃| 作者:若水琉璃| 类别:历史军事

    阎王想了想,还是亲自带着云萱的魂魄回去了,他的宝贝孙女没办法看见这些欺负她的人受到惩罚,那他帮她看着好了。

    老虎不威真当他是病猫啊!在他眼皮子底下也敢那样毫无顾忌地欺负他的宝贝孙女,要不是为了宝贝孙女以后的幸福,他早就出手解决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了!

    只可惜,只有经历这些,她才能够成长起来,而且这些也是她必须要经历的!

    试了无数次,上官玲依旧不死心,她的修为虽然及不上云风轻,但是也是上官家近几代人中天赋最好的了,当然原本云萱的天赋也是极好的,甚至比上官玲更好。

    像招魂这种事,对于上官玲来说原本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却不知为何,她就是无法召唤云萱的魂魄。

    只有十八层地狱的鬼魂才无法召唤,或者是已经魂飞魄散的,自然也是没办法召唤的,而这两种结果都不是她能接受的,所以,她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失败,却依旧不肯死心。

    “母亲,休息一下吧!”云天看着满脸憔悴的上官玲忍不住开口劝道。

    但是上官玲本就是个固执的人,连云逸都劝不了,她又怎么会听他的劝呢?

    招魂阵中,上官玲因为耗费了太多灵力,脸色有些苍白,额角隐隐带着汗,眼中带着些烦躁。

    深呼吸了几次,再次闭上眼,双手结印,她不相信她找不回萱萱!

    云天叹了口气,他知道上官玲的固执,当初就是因为她这种固执,一意孤行地要将萱萱的能力过渡给风轻,所以才会造就今日的局面吧!

    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她的错,萱萱的恨,风轻的冷漠,都是她一手造就的,也让他失去了两个妹妹,他还记得小的时候,风轻最爱笑,而萱萱总是跟在风轻后面,那时候,没有恨,也没有怨。

    看了一眼坐在阵中的上官玲,恨她吗?那是他的母亲,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恨她呢?风轻也是不恨的吧?她早已将所有的爱恨淡化,淡到他曾经以为她是真的无情。

    而萱萱,她的恨那么浓,若是知道在她死后,母亲这样为她,是否又能化解她心中的恨意呢?

    正想着,突然觉得有些冷,“铃铃……”小铃铛不断抖动,出一阵阵脆响。

    上官玲惊喜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白头,白胡子,白眉毛的老头,身上漆黑的长袍和那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看着她的眼中有些不善,上官玲此时没有心思去想其他,只是急切地问道,“你是谁?萱萱呢?”

    阎王冷哼一声,伸手一提,云萱被扔在了上官玲身边,上官玲看见云萱,满脸激动,“萱萱……”

    云天站在阵外,因为阵法已经启动,他没办法进去,只有等上官玲撤去灵力,他才能进去,但是那必须要等到云萱离开之后才行。

    云逸也听到了那一阵铃铛声,跑了出来,看见云萱的魂魄,眼中也有些激动。

    上官玲想要伸手去抱云萱,但是云萱却一把推开她,满脸厌恶。

    上官玲愣住,“萱萱?你怎么了?”

    云萱满脸恨意地说道,“你不用假好心了,你把我召唤回来又是为了什么?我现在已经死了,你连我的魂魄都不放过?是不是还想拿我的魂魄炼制丹药给云风轻服用,帮她提升修为啊?”

    “萱萱……”上官玲怔住,“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拿你的魂魄来炼丹?而且,风轻已经死了!”

    “死了?死了……”云萱喃喃自语,许久才回过神来,放声大笑,眼中是无比的快意,“云风轻终于死了吗?哈哈……”

    上官玲怔愣地看着她,似乎不认识她一般,其实这也不奇怪,云萱在她面前一向是很听话,很乖的,这样带着疯狂恨意的云萱她从未见过。

    看着上官玲愣愣的样子,云萱眼中带上一丝恶意,反正她已经死了,她还怕什么?原本她只恨到死都没有杀了云风轻,但是现在云风轻已经死了,她心里也痛快了,既然老天爷给了她这个机会,她自然不能让她的好母亲太好过!

    “萱萱……”上官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张了张嘴,艰难地开口道,“你恨我?”

    “恨?当然恨!”云萱脸色扭曲地看着一脸伤心的上官玲,眼中全是讽刺和恨意,“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被剥夺一切,云风轻却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哪点比不上她?”

    云天看着这样的云萱也是心痛的,无奈地开口道,“萱萱,其实风轻什么都没有得到。”

    以前他也以为云风轻比云萱幸福,但是后来他才想明白,其实一直以来过得最辛苦的是风轻,她那样淡漠的性子,根本就不会在乎什么家主之位,那些都是上官玲加诸在她身上的,那只是负累而已。

    而她想要什么,谁也不曾关心过。

    萱萱虽然被剥夺了能力,但是却得到了父母的疼爱,甚至连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是将所有疼爱都给了她,她的所有要求,大家都会尽力去满足,其实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从来就不是风轻。

    云萱没有理会云天,虽然云天是真心疼爱她,但是这个哥哥在她心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地位,云天也不过是她打击云风轻的一颗棋子而已,可以说她做所有事都是为了对付云风轻,她根本不在意什么感情,她只知道因为云风轻,她失去了她原本应该得到的东西!

    看着上官玲心痛的模样,云萱似乎很满意,笑得有些诡异地说道,“你还不知道吧?当初你差点死了,那件事其实是我做的,还有啊,那次救你的是云风轻,不是我!我只想你死,怎么会救你呢?哈哈……我知道那个自以为是的白痴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上官玲满脸不可置信,她一直疼爱的女儿居然想要她死?而她一直不曾关爱过的女儿却救了她!

    云逸也是一脸难以相信的表情,就连知道一些事的云天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没想到云萱居然会想要杀了母亲!

    阎王对这些事却是清楚的,云风轻会救上官玲也是为报她的养育之恩,云风轻不喜欢欠别人,而这些人已经被她当成了别人,所以自然要算得清清楚楚,这一点他一直都清楚,也让他很心疼。

    阎王看向云萱,开口道,“那你又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风轻,你早该死的,你以为那次坠崖,是你运气好吗?”

    当初云萱进入暗夜接受训练,有一次摔下了悬崖,但是却大难不死,这件事没有其他人知道,云萱确实也只以为是自己运气好。

    云萱小时候也算救过云风轻一次,这笔账还是要算清楚的,所以那次是云风轻救了她。

    云萱明白阎王的意思,但是却不肯去相信,激动地说道,“我不信,我才不要她假好心,不欠我?只要她身上还有一丝我的力量,她就永远都欠我的!从小就一副只有她最善良的样子,哈哈……善良?她在训练基地呆了三年都没有死,她会善良?!明明手上沾满了鲜血,她凭什么还总是一副不染尘埃的模样,好像除了她,其他人都肮脏不堪,其实她才是最肮脏的!哈哈……”

    云萱不停地大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从训练基地出来的云风轻比以前更可恨!不管我做什么,她连怒气都不会有,一副什么都在乎的样子,让人厌恶,我要她生不如死,她怎么能没有感觉?”

    阎王冷眼看着她,冷哼道,“你觉得和她比起来肮脏,是因为你心底肮脏,面对她才会自惭形秽!”

    看了眼上官玲,阎王继续冷声道,“风轻什么都不欠你们,是你们欠了她。”转眼看向云萱,冷笑道,“你以为风轻的修为全得益于你的能力?”

    冷哼了一声,阎王沉声道,“风轻身上根本没有一丝一毫你的能力,她所有的修为都是她自己的天赋加上苦苦修炼得来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