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小说网 玄幻魔法 家庭乱伦合集 第 61 部分阅读

第 61 部分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家庭乱伦合集| 作者:未知| 类别:玄幻魔法

    浚淮轿獍簟10枚梦伊酵纫淮蛑保衲业紫乱怀隽Γ械娇煲渚保笫忠桓鲇昧艚獍羯畲Γ盖籽鐾飞胍饕簧磐o伦毂叨鳎梦夷巧渚谢毫嘶海笸确潘桑袅艘豢谄?

    我感到嫩穴里又流出淫水,整个左手手掌湿漉漉的,而母亲继续吸吮肉棒,这次不同了,母亲知道我刚刚好像快射,要不是我在刺激yd时,突然一挤身处让母亲身子停了一下,我此时此刻早就射精。母亲张嘴一含,开始大动作的吹、舔、吸、含,我才没五分钟又要把持不住,我左手伸出无名指和中指,在母亲肉壁里不停搔刮,而大拇指先在肛门外围化圈刮绕。

    突然一个大拇指轻插菊花眼、两姆指抽挺子宫壁,让母亲全身身体一绷,淫水在一次流了出来,而那一瞬间的性高潮,让母亲嘴里的肉棒,香唇吸得更紧,脸颊两侧都凹了进去,从根部到gui头一下一上,在下之时,我gui头已经酥麻到临界点了,从马眼里射出腥臭的混白色浓精,只见母亲喉头一咽,把我的多年对母亲之爱、之情,的精掖尽数吞入口中。

    母亲用手指轻轻推挤着gui头,而那肉棒越因刚射完精,还在微微抖动,母亲把最後了余精用卫生纸猜乾净後,就跟我一起浴室冲澡。过程中没有多大的互动,或许是已经光是靠眼神,就能明了对方的意思。母亲在浴室里,那热水雾气让我看不清楚脸庞,不过那章害羞的脸,眼中尽是娇情妩媚。当晚我与母亲两人各自穿好衣服,互相躺好,我想着刚刚母子两人还没替对方泄预之时,母亲那一身丝绸浴衣,没穿胸罩,只有粉色三角内裤,而现在两人关析以不同以前了,我轻牵着母亲的右手,紧紧握住。

    我想此时此刻,有句话浮上心头「夜半无人私语时,此时无声胜有声」,我这时不顾一切在一次跟母亲索吻,在激情狂吻後,我才翻身睡去,等待旅游结束的到来。

    现在坐着九人座的休旅车,正从松山机场开回豪宅中,本来要先跟大家一起去豪宅,替阿嬷准备六八大寿,不过在我跟父亲说了声之下,决定还是先过去给阿嬷一个面子,等待个一会了,在开车送我跟母亲回天母。虽然表面上我跟母亲还是一如往常,不过有时候母亲看我的眼神,会有点不太对,虽然只是一下子,不过我还是感觉得出来。

    讲好听一点是九人坐,实际上只有包含司机加後两排,才比较像是人坐的,我跟母亲最後一排,根本是放行李的地方在安插一个,可以组装拆解用的椅子,前後空间很短,我脚长没地方摆,只能两腿张开,後头又吹不太到冷气空调,我看着母亲倦容,二话不说就跟着母亲一起坐最後面,而司机姑丈右边是大姑姑,第二排是阿嬷父亲还有姑姑的儿子,第三排就是两个其他姑姑,我跟母亲则是最後。

    而母亲今天穿了一身朴素高雅套装,在车上母亲有女生的矜持,所以双腿夹紧,朝我这方向斜放,而身子微微倾让我这边。这时候我跟母亲眼神对到,想到前一天的晚上的事,让我尴尬一下,赶紧看向窗户。随着车子移动速度,窗外那高速公路的路灯,逐渐连成一条线。现在早已经是晚上时刻,路灯上的深缀橘黄灯连成的一条炎龙,远方的城市,前面因为塞车而形成一串红色车尾灯,让我心想,以後该何去何从?

    我在车上看着母亲假寐,而母亲被我偷牵她的左手举动给弄醒,我故意用手指搔了搔手心,母亲的鹅蛋脸在路上车灯照射下,对我微微一笑,而前面的人,除了姑丈还在开以外,其余的人都睡死了。我轻喊姑丈说还要多久?姑丈转转脖子说「久了,看这塞车塞成这样」,此时我开始闹着母亲玩,用两食指和大姆指当做人的脚,在母亲手臂上爬来爬去,最後乾脆在母亲腿上摸了起来。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底下做的,母亲见我轻摸着她的大腿,也没阻止,我把身子挪到母亲身边,在把母亲的手拉放在我大腿上,母亲疑笑的看着我,我调皮的打了嘘声手势,就把母亲长裙轻轻的往上撩,母亲急忙挡了挡我,有点惶恐,我靠到母亲耳後说「爱抚而以,不会有大动作」,母亲这才脸红一下,要我不动声色。

    我把手伸进母亲裙下,把整件裙子退到腰上,母亲露出一件黑色蕾丝内裤,我爱抚着那皓白大腿,手指有意无意的在大腿内侧,轻轻摩擦,用摸到私处,就用手指轻搔肉穴,虽然隔着内裤,但也是让母亲露出娇羞表情。我把母亲的手乾脆放在我肉棒上,用手压着母亲的手揉我的阳具,母亲这才主动的爱抚我,在厚磅牛仔裤下,根本硬的难受,我将拉链一开,内裤一偏,荫泾半软的出来。

    母亲低头装睡,眼睛则是偷瞄我这,她用左手上下爱抚,等整根硬起来後,开始加速套弄,让我涨硬的更加粗大,随着塞车逐渐退去,车速也开始快了起来了,进入了一个山区下段路程,我见我涨的难受,想要母亲帮我含一下,母亲却表示怕有人看到,最後还是依我要求,低下头来,偷偷的吹舔阳具,不过母亲那害怕的个性,加上又在车上还有震动颠簸,口技不如平常,只是让我更加兴奋而以。

    这时终於到台北某豪宅,我赶紧穿好裤子,母亲则是整理整理,车上随着到达开始喧哗,等人都下车了,我才跟母亲鱼贯入室,一些场面话、刻套话当然少不了,不仅还有自己家族里的人,还有其他政商名流,也提前祝贺阿嬷大寿,母亲陪着父亲招揽客人,我待在上厅,手拿着一杯广岛冰茶,这是大厅角落设的酒吧,大厅上吊着水晶吊灯,厅里开始有佣人推着餐车,在厅上餐台前放满精致料理。

    阿嬷喜欢气派,我总是搞不懂阿嬷的想法,明明就刚下飞机很累,还是要装的一副没事样,跟这些政商名流打哈哈,在我耳中所听,很多根本是恭维的话,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只见母亲从大厅上抬头给我一个眼色,要我下来。大厅左右两侧有花岗岩精雕阶梯,上面是个走道,可以从上往下看到所有的人,我很喜欢待在这,这里可以让我得到安全感。

    我走下阶梯,手扶着梯上罗马风的石雕,先彬彬有礼的跟路过众人,用眼神和点头示意,每次我出现,就必须忍受大家的眼光,听着人们私底下的窃窃私语,还有女孩子的嬉闹,反正,我早较习惯了。父亲要我跟一个国会代表的议员打招呼,我必须保持微笑,我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代表这个家族,原来是议员的女儿年纪跟我相仿,目前就读国外,今天返台。

    我向那美丽的女孩子致意,她一身优雅深蓝色洋装,头盘成造型,修长美腿,足上一双白色高跟鞋,看起来就是不是普通人了。我知道接下来他们都希望我怎麽做,我只好做做样子,问这女孩要不要陪我走走,这些长辈们哪个不希望我这麽做?都是为了两字,面子,虚伪的令人恶心。

    我向绅士一样牵着女生的手,那女孩手上还套着跟洋装同款的手套,我牵着这女孩在後花园里散步。後花园是个椭圆形的,中间有个喷水池,池中有锦鲤,副都有英国街道出现的路灯,我有一搭没有一搭跟女生闲聊套话,我会套话是因为,我要看她是不是跟我一样,是同一种人。

    我粗略分成两种,一种跟我一样,觉得这种聚会很鸟,另一种是这女孩是专程来看男生的,准备要嫁入豪门。值得庆幸,现在这女孩是前者,我们都会互相说说自己的事情,尤其骂自己的父母以及家族的一切,真是令人感到快意。这也是我为什麽要念私校的原因,因为我想过不一样的生活。

    这女孩很幽默,可惜时间晚了,我必须赶紧送人家走,所以就回大厅,而父亲说女孩的父母早走了,要我送她回家,我心想正好我也要走,就拉着女孩跟阿嬷到别,之後跟母亲打了个眼色,这才三人上车,匆匆离开这满是谎言虚伪的城堡。到了女孩家门口,我打了个掰的手势,这才又往天母去,而长途旅行加上一回豪宅的宴会轰炸下,早已经不计形象,倒在後坐,深深沉睡去。

    我车驶近车库,莎莎亚早已经接到我**通知,在门口等我,我把母亲一个公主抱,直接揽到母亲闺房,女佣则是拿的行李,跟着在後头,并且问我线想要做甚麽,我要女佣帮母亲安顿好,在来找我。我在母亲的房里,看到一张照片,里面是我和父母阿嬷阿公四人的照片,阿公那时候还是政党人员,所以很难得会跟我一起出去玩,这张这照片也是唯一一张,让我感到开心的照片。

    因为里面的人,都笑得很自然,非常开心。

    我走出门外,上了琴房到花园阳台,每当我想心事时,都会来这远看风景。我记的那次是在我国小四年及,那时父亲还是国内的金融师,母亲以是家中媳妇。那天好像是我在吵说,要去海边玩,还说大家都赖皮,说好爸爸妈妈、阿公阿嬷,都要陪我去的,我为此整整生了三天闷气,最後阿嬷不忍心,要阿公拨一天,在加上我不停的去阿公书房撒娇,阿公终於点头答应。

    照片里是我在海边,後面是大海,阿嬷搂着我,左边站着阿公,而阿公竟然卸下平常严肃表情,脸贴着我的脸,做了一个鬼脸,阿嬷笑了,而我身後的父亲摆出夸张笑容,逗的母亲掩口大笑,帮我们拍照的人还说,我们这家庭感情很好。不过彼一时、此一时,物换星移,早已经都变了,阿嬷变的我认不出来了,父亲也是,阿公没看他在笑过,母亲只有陪着客人会浅笑,不过那是假的。

    隔天早上起床时,已经是中午时刻,我一身腰酸背痛,带着倦容走下床,将窗户打开,吸着这十二高层楼的空气。接着去楼下,吃着本来佣人要帮我准备的餐点,结果母亲说她来煮,我跟莎莎亚互看了一下,只觉得不可思议而以,母亲不知多久没有下厨了?

    我开玩笑的说「妈~这麽久没下厨,行不行阿?」,母亲把鸡蛋面和一些蔬菜放入锅中,在切点三层肉片,一把葱花、一颗鸡蛋,没十分钟就完成了,我对女佣说你去忙吧,这时母亲才做在我旁边,看着我吃面。我从母亲眼中看到慈爱,那是好久不曾出现的样子,这面烫口,不过真的好吃,比那些高级餐厅还要好吃,山珍海味,比不上母亲的一道菜,顿时心头一酸,难过的眼泪又一下来,我急忙装的没事样,三两下就把这面给吃完了。

    三好小说

    我问了问母亲,待会要不要弹琴?母亲随我走上琴房,钢琴牌子我不知道,但起码听说这架是国外的,买了时候花了六百多万,好像是有名个制作名琴世家做的,无论音质、成色,木头、上漆,都可以看出这架钢琴不凡之处,现在想买也买不到了。母亲指尖依然弹着月光鸣奏曲,这曲我从小就在厅母亲弹,难过上次大学通识课时,看老师放的海上钢琴师,就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直到一曲终至尾声,我双手环绕母亲玉颈,亲吻着母亲的脸庞,在把手从後往前摸,搓揉着母亲的乳球。母亲身穿一袭白色连身裙,看这衣服,就知道又是出自哪个有名大师之手,整体连身裙,胸部周围用特别缝线缝法,让乳房托的高耸,乳沟挤的深邃,腰间左右有两个金圈扣环,扣至腰後,把蛮腰曲线衬托出来,下裙采古典洋装,大量蕾丝花边最内里,而背後裸空,露出香肩和美背。

    当我玩弄乳房时,母亲站了起来,把琴房门锁起来。我望着母亲,坐在琴椅上,背着琴键。母亲害羞的两脚跨在我腿上,扭动裙下臀部,刺激我肉棒,我乾脆把上衣胸衬往下拉,两对高耸雪白的酥乳,从里头弹了出来,微微下垂,乳头成枣红色,我贪婪吸允着母亲的乳球,而母亲则扭动屁股,享受我带给她的乳房挑逗我把母亲的上裙拉了起来,把裤头拉开,露出肉棒,手指一探小穴,已经泥泞不堪,我把gui头挤向外荫唇,母亲眉头一蹙,我吻了一口,双手扶好肉臀,母亲一个下坐,顿时阳具入肉穴、娇母一声羞,只见母亲面红耳赤、眼神半开、嘴唇紧闭,还在适应我肉棒在她yd里的大小,我挺了肉棒一下,蜜壶里被我撑更开,母亲酥软身子,摊在我肩上,我凭着手感从股沟伸进裙里,把三角内裤整个拉成丁字裤,塞在股沟里,在把肉穴旁的内裤给拨好,以免妨碍我抽插。

    我开始摆动腰部,让母亲开始跟我在磨插,我把臀部开始剧烈上下抽动,母亲扭着屁股,胸前的奶子不停的上下摇动,肉棒在肉穴里几乎整跟没入,我让母亲开始骑在我身上,左扭右扭,前後挤压,肉壁不停的夹着我的肉棒,母亲此刻的淫荡模样,口咬纤指,鼻头发出闷坑,整个大腿都是淫掖。

    我一个手扶蛮腰,一个上拉至整跟肉棒快要掉出来,在用力灌入肉穴里,臀肉撞击大腿发出一声啪,母亲也淫浪的一声。我要母亲手抱着我的脖子,我两手把母亲脚抬了起来,而我站起来,母亲看起来好像怕会掉下去,我甩动母亲上身,美一下都是大力灌顶,灌了母亲哀嚎啜泣,爽得双手紧抓着我不放。

    我抱着母亲走向钢琴後,要母亲背着我,手扶琴盖上,把屁股噘起,两腿为开,我在後舔着美背,顺势把连身裙後的拉链给拉开,让母亲把衣服脱下,在把三角内裤退至脚踝,母亲身上只剩米白高跟鞋,我压着母亲蛮腰,要他屁股在翘更高,母亲只好垫起脚尖,让整个肛门肉壶暴露在我眼前。

    我先蹲下,由下往上舔了一遍外荫唇和肛门,在把肉棒轻轻插入耻丘,双手扶住母亲胯骨,开始抽动根部,一下又一下的大腿拍击声,差的母亲忍不住呻吟浪叫,也不管有没有人会听到了,我下体不停的快速扭动,两手捏着悬在半空中的乳球,快,快要更快,整个肉穴都是淫掖,沿着大腿流下脚踝高跟鞋。

    我一个大力一挺,停在母亲子宫里,单手把母亲右脚抬起来,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双手一托肉臀,把母亲放在琴盖上,两手抓着母亲的双手,而母亲青蛙腿打开,我这时才最後一次抽动,肉棒在黏糊糊、湿漉漉的yd里磨擦,我觉得很好紧,好会夹,不仅湿润,敏敢挺直让母亲更是淫水直流,gui头一震酥麻,我拔出来,套了几下。

    精掖在半空中落下,沾满母亲的身体,小腹、胸口、脸上,还有钢琴琴盖上,黑色钢琴上的白色精掖,形成一道强烈对比,我趴在母亲身上,吸吻了母亲的香唇,回想刚刚激情母亲那淫荡叫声,还有那一脸害羞模样,我下了决定,母亲是我要保护的人。

    高雄某处公寓,母子两人一早就在沙发上缠绵,母亲穿了一身短t还有热裤,我从没看过母亲穿这样,母亲眼神妩媚,跟我尽是浓情蜜意,在高雄的这段日子里,我跟母亲就像新婚夫妻一样,每天都在做爱,从房间床上、厕所马桶上跨坐、厨房流理台下口佼,今天就是沙发上做爱,母亲开始穿起情趣内衣、cosplay,完全摆脱以前的贵妇模样。

    只有在外面才会比较收敛一点,不过有次在公车後坐上,母亲直接替我口佼,还有在公园打野战被蚊子咬,母亲变了,变得开朗活泼,我放弃学业,开始了家中网拍,母亲也帮忙我,这让我更是每天都搂着母亲这女人,让我无时无刻都享受甜蜜爱情。过去的一切,早已经离我远去,而我也不眷恋那些回忆,只要母亲在我身旁,我便心满意足。

    (全文完)

    那晚外面下着大雨。我正在看电视,忽然**铃响起。

    「喂。你好,请问找谁?」

    「小勇吧,我是你表姐白月咏。我现在就在你家附近,外面在下雨,我想去你家坐会儿,躲躲雨」。

    「嗯,好吧。」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我打开门是表姐白月咏。她一米六六的高挑个子,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身穿一件类似海军服的白色紧身连身短裙,单肩斜挎着皮包,一双丰挺的诱人乳房向上翘翘。她微笑时,美丽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妩媚动人。

    「二姨,姨夫呢?……她们不在吗?!」她问

    「姥爷病了,住在县医院,他们回乡下陪视他几天……」

    她优雅的坐在我对面的长沙发上,微蹙着双眉。

    她并没有继续问我姥爷的病情,只是用漆黑的眸子上下打量着我。我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料却看见了她踏在高跟凉鞋里的雪白足裸,以及足踝上方纤细柔美的小腿。

    「月咏姐?你怎麽有空来我家玩儿?」

    「我就不能来吗?」

    「呵呵…那不是,我是说…你刚下班?」

    「是呀……我今天心里好烦,想到你家看电视,你不介意吧?」清秀俏丽的脸庞像出水芙蓉般娇嫩、一尘不染,乌黑的柔发从脸侧垂了下来,倘着一粒粒的雨水珠。

    「哈哈…你看你说那里的话呀。月咏姐。我怎麽会介意呢?不介意,你看吧。」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超短裙,膝盖以上的雪白大腿,至少有十五公分露在外面。此刻,这一双美腿正相互交缠着搭在一起。修长柔美的小腿尽头处,是她那纤巧秀气的脚,足尖随意的勾着高跟皮凉鞋在我面前晃呀晃的。

    「月咏姐,这边有我刚做好的饭,你先边看电视边吃饭。我去洗个澡。」

    「好的。」

    我边洗澡边想:好奇怪呀!外面在下雨,她怎麽想到来我家呢?还说她心烦,是什麽事令她心烦呢??

    三好小说

    24岁的月咏姐是我乡下亲姨姨的独生女。幼师毕业後,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以前一直住在我家,四处找工作。

    後来由於她脸蛋漂亮,身姿迷人,去年被一家四星级大酒店招聘去当领班,住到酒店的单身宿舍去了。

    我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洗完了澡。

    但是当我回到房间就傻眼了!我桌上的一整瓶「北京二锅头」被她喝光了,满屋子的酒味。再看月咏姐,她满脸通红,坐在我的床上摇摇晃晃,目光迷离……

    「月咏姐,你是不是喝了我的酒了?」

    「我…我头晕,我…我昏好热好热…」

    当时我急了,这可怎麽办?她醉在我的房间里算怎麽回事啊?这要是让爸妈知道了可怎麽办啊?……

    我正在着急时,就听到月咏在叫:「…思远你怎麽不理我了…你…不爱我了吗?…你为什麽要…这样你说过的要和我在一起的,你…你不要走…」。

    哦!现在我终於明白了,原来月咏失恋了,是找我妈来寻求帮助来的吧?月咏姐很爱她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思远是大酒店的副总经理,思远的父亲是个军队的大干部。

    唉!失恋的人最痛苦,让我劝劝她吧!

    「月咏,你别这样,不要难过。失恋只是暂时的痛苦,很快就会过去的。不要喝酒折磨自己……」

    「不会的!你不明白,你不明白…」

    「你看你,喝什麽酒啊,自己又不会喝还逞能。你以为酒能解愁?哼!」

    「……思远思…」

    这算什麽事啊,我得把她弄回她宿舍去,不能让她在我家里耍酒疯。想到这里,我就去掺她…

    「讨厌!你讨厌!……思远,不要…不要…我不要走…」

    本想将她扶回酒店的单身宿舍去的,谁想她却用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

    “坏蛋……思远,你这讨厌的坏蛋…我好想你…”月咏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新鲜的如同水果般的双唇,不停的亲着我的眉毛,眼睛。很快,我的脸上到处都布满了她湿湿的津掖。

    我的脑袋躲避着,挣扎得摇摆,她嫩滑的脸蛋如影随形的贴了上来,使劲的蹭在我的面颊上磨着。

    噢!我的心里有一阵电流」嗖…「的流过,我的心跳在加速…

    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热。月咏那丰满的胸脯紧紧的顶着我的胸部,她的下体也紧紧的贴着我的荫部。我的头上开始冒汗。

    月咏不停地在蠕动着身体,不时的在我脸上狂吻…这一刻,我感到自己的肉棒起来了,完全不顾丽娜的压迫,顽强地站起来了…

    我不由自主的意乱情迷起来。

    「月咏,你不可以这样!你不要犯傻!」

    「我我没犯犯傻,我想想要…热思远…我好想要你…“」月咏眼睛里满是泪花,撒娇的说。

    月咏的双腿竟已张开了,自己将超短裙翻到了上方,裙下的风光一览无余的呈现在我面前。我清晰的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她那光润丰满的大腿根部包裹着一条纯白色的亵裤,

    只见那亵裤的中间已是微微的陷了进去,一小滩湿湿的污迹明显的印在纯白色布片上,清晰的现出了两块蚕豆般大小的半月形轮廓。在我眼中看来是无比的性感,无比的刺激……

    「来,思远…我好想要你…你爱我吗?我们多长时间没做过了……」。

    她一只小巧的玉手肆无忌惮,放在我裤子上,顺着大鸡巴的鼓起的形状爱抚。

    「你不要走,你爱我吗?我让你舒服一下……」

    三好小说

    白晰的手拉下我裤子的拉链,她的手指将愤怒的大鸡巴慢慢的拉出,昂首的大鸡巴像一支20cm长的大香蕉终於脱离裤子的束缚,呈现在她的眼前了。

    「噢,今天你的真大呀!」醉乎乎的她地发出咕噜的声音。

    大鸡巴的洞口渗出透明的汁掖,经月咏一握,似乎又膨胀了许多。

    「怎麽样?很舒服吗?思远…」月咏一双秀眼里满是妩媚地着看着我。我惊愕地看着月咏,她为什麽要做这事呢?

    她的嫩手指缠绕着我的阳物,温柔地上上下下的在大阳物上来回套弄着。此时我不由发出阵阵兴奋的呻吟之声……

    噢!!!这是何样的感受啊!这是何样的体验啊!…我的手不禁在她身上游走…

    月咏的手猛然使劲抱住我,我的整个人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她的双手这时更加搂的紧了。

    「你不要…不要走,思远你说过的你爱我,你说过不离开我的。来我帮你帮你脱…」

    这时月咏开始解我的扣子,她使劲地胡乱扯我的上衣,并用两条腿紧紧的缠住我的腿。

    「不行!不可以这样的。月咏,我不是你的「思远」,我是你表弟「小勇」!你看清楚了!」

    「…你是,你是思远…你不要骗我…」月咏嚼起那小巧嘴唇,那双眼散发出迷离的醉人目光。

    月咏终於将我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她疯狂地吻我,吻的我快要窒息。

    我今天才知道了——「酒醉乱性」的真正含意……

    我的喉咙里”咕“的一声响,终於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我倏的立起身,一个饿虎扑食把月咏摁倒在沙发上,狂乱的吻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脸上、颈上。

    她那又软又湿的香舌大胆的探进了我的嘴里,钻到了我的舌下搅动着。我忍不住回吻月咏,不甘示弱的搂紧了她,恣意品味着她柔滑的舌尖。她很快被我吻的娇喘连连,面上泛出了红晕。

    「月咏,你以前做过没有?」我好奇地问她。

    「你你忘了吗?思远,你对我所做的事吗?你没有良心!你你忘恩负意…」。

    我听的血脉贲张。心脏都激动的差点儿跳出了世界纪录。

    「月咏,我不想伤害你,我们停止吧?」

    「不要!你给我。你不要离开我…」月咏嘴里喷着酒气,

    她快速脱自己的白色裙子,我挡也挡不住,情急之下,蓄势已久的双手伸出,使劲的把她乳罩扒了下来,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扯脱她的亵裤,把这两件最後的障碍一起扔到了门边。

    顷刻,月咏雪白的胴体暴露在我的眼前。我感觉到自己眼前一片眩晕……”老天,你……你真是上帝的杰作!」我赞不绝口的惊叹着,眼珠瞬也不瞬的定在了她雪白的娇躯上。

    纤细的腰肢线条柔。在灯光下透射出晶莹的光泽。两个洁白无瑕的、浑圆而清香的双乳上,红色的乳晕随着呼吸而起伏,粉红色的乳头像两粒小巧可爱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轻微蠕动。

    她大腿根间一丛柔细浓密的荫毛乌黑湿亮,荫唇细嫩外翻,圣洁肉缝是淫湿紧密。真是没有一点暇疵。

    我一把握住了这对弹性惊人的肉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乳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骄傲的上翘挺立。

    我学着a片男主角的方法,用舌尖在她的乳晕上一下一下的划着圆圈,牙齿时轻时重的咬着她的乳头,然後再用力的吸吮、……

    “不要……别……别这样……不要……”她醉乎乎喃喃呻吟着,蓓蕾般的乳头在我嘴里已然充血膨胀,幽幽的清香若有若无的在我鼻边缭绕。

    她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娇吟,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迷乱的复杂表情。

    “怎麽样?我啜的你很舒服吧?”我张嘴吐出了她的乳头,竭力作出老练的神态说,“你的身体好敏感呀!瞧,才几分钟就乳头硬成这个样子了!真是淫荡的醉女孩……”

    「思远…快快点…你好讨厌!你快进进来…」醉乎乎的月咏急切的说。

    三好小说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