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小说网 玄幻魔法 册母为后 【册母为后】(16-18)

【册母为后】(16-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小说:册母为后|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摇了摇头:这男人以为成了一个贵妇的情人,就能一步登天了,却不知没有自身相应的实力,短暂的欢愉过后终将被抛弃。

    “嗯……啊……好人、冤家……人家眼里哪有什么别人,你就是人家的魔星……人家的天……你别光顾着揉上面啊,人家下面好痒啊!”房内董丽华的浪叫声越来越大,内容也越来越骚,李阙实在是忍不住只听墙角,就运起轻功跳到屋顶上,揭开瓦片向内窥视。

    “夫人,小的下面也涨的紧,不如您先给小人爽一爽吧!”只见此时董丽华的胸衣早已被撕扯得支离破碎,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面,而这美妇人显然是欲火难填?最◢新?3|◢3,一边用手扣弄着湿漉漉的下体,一边摇着粉白的屁股向情人求欢。

    可那仆人却反不依她,而是攥着董丽华乌云般的秀发,硬要她含住自己的阳具。

    这丞相夫人竟拿他毫无办法,急的镜湖一般的双眸都闪起了泪光,最后还是深深把情人的肉棒包入自己温暖的口腔。

    “哈哈哈,爽!董老爷,你快来看看,你结发三十年的老婆正含着我这一无是处之人的鸡巴呢!”这男人脱去丫鬟的装饰后,长得到还算清秀,可此时得意忘形之际就难免显得有些狰狞。

    “咳咳!”显然是含得太深而被呛到了,董夫人咳嗽几声之后把肉棒吐了出来,娇媚地白了男人一眼:“你这坏奴才……快别说那些浑话了,你家夫人要你的大鸡巴止痒呢!”

    说着这美妇竟直接把雪白丰腴的大腿张开,露出两腿之间那挂满了露水的茵茵草地。不得不说,董丽华的阴部实在是太美了,一般性欲旺盛的熟女阴毛都非常浓密,杂乱无章,就好像苏月心和闵柔腿间的郁郁森林一样。可是丞相夫人的那儿阴毛却长的整整齐齐,放佛是有心梳理过一般,而掩映在草丛里的蜜道口更是鲜艳动人,不但颜色较浅,而且阴唇紧致饱满,含苞待放。

    此时此刻,李阙真想直接跳下去把那男人踹开,自己提枪上马,好好与丞相夫人大战三,一起访问那极乐仙境。可是他也知道这么做实在是有些冒险,毕竟这里还是丞相府邸。可看到这仆二人终于结在了一起,董丽华那摇头甩乳娇吟的美态实在让他底下涨的难受,竟然就在屋顶上掏出阳具撸动起来。

    这倒不是说李阙没见过世面,才做出此番像是刚出牢的犯人一般的饥渴动作。

    苏月心和闵柔再美,毕竟一个在军营一个在宫中,实在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此时此刻,也只有一撸以解骚情。

    而此时屋内的仆二人也是激战正酣,这二人不分高低贵贱,不分纲常荣辱。

    一个是中年美妇性欲难耐,哪里还管的上什么丈夫厉害,另一个是营营小人有幸当了贵妇面首,淫心大起之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伦理本分。于是母的房间就变成二人的淫乱世界。

    那仆人本钱也是不小,抓着母的两条洁白玉腿,使那诱人蜜穴直接暴露,然后长物奋力在其中抽插冲刺,而那贵妇人则是舒爽到深处,情难自禁,两只手捏着自己的大奶子,摇头晃脑:“亲哥哥、好哥哥”地乱叫,只觉自己身在云端。

    两人越战越猛烈,屋檐上的李阙也越撸越厉害,终于,男人在美妇人的高呼中一泄如注,白花花豆腐脑一样的浓精全都射到了美妇人的大腿上。而李阙也几乎同时来到了顶点,他心中邪念升起,控制好发射的角度,竟然准准地把一大股浓厚的精液射到了董丽华的柔顺秀发上。那头发顿时就像是一片深秋的树林染上了寒霜。

    “呜呜……坏人……”董丽华又是舒爽又是疲倦地靠到男人身上,随手撩了一下散乱的头发,竟然感觉有一股逆流从额头落下,然后缓缓流下的李阙的阳精就沾了这美妇人一脸。

    “啊!你这次怎么这么多啊!”董丽华丝毫没有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还道是男人刚才射到自己的脸上了。

    而那小厮也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是记错了。更何况他看到母粉脸染白娇嗔的媚态又是一阵惊艳,抱住董丽华又狂摸起来,这才使李阙的恶作剧没被发现。

    “好啦好啦,赶紧整理一下出去,让贵客等了这么久,他们要抱怨的。”董丽华性欲平息,又恢复了丞相夫人的睿智。

    而此刻那男人就像一条死狗一样累的瘫在那里了,他就像一条配种的公马一样,完成了功能便就一无是处了。想到这里董丽华又有些嫌恶地看了他一眼,丝毫没有刚才在床上婉转承欢的样子了。

    至于李阙呢,自然早已提上裤子溜走了。

    丞相府大门处。

    “四皇子殿下慢走!”丞相夫人董丽华此时一身白色深衣,欠身行了一个礼,那高耸的乳房也随之微微颤动。

    “夫人请,改日阙再来探望丞相大人。”李阙微笑道,然后和陈颖转身离去。

    只是陈颖却偏着头,自以为没人发现一般侧眼望着董丽华,李阙看了也不由得暗暗好笑。这少男恐怕已经把董夫人当作女神一般的贵妇人来仰慕,却一定想不出她和下仆通奸时的淫浪姿态。

    而至于李阙自己,倒是毫无遗憾之情,反倒是觉得收获颇丰。因为他觉得今日所见之事可以成为一个突破口。传闻丞相德勤公极为敬重他老婆,而董夫人如今又有一个天大的把柄抓在自己手上,拿此事做点文章简直再容易不过。不过李阙想要的不仅是这个,他不但要自己的大业能成,董丽华这个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妇也断不可能放过,为此他心里已经有了些计划。

    ……几日后。

    关于皇帝五十寿诞的筹备计划已经进行了许久,而马上就将由皇后娘娘苏月心亲自住持一个汇总性质的布置会议,内宫侍臣、后妃们、部分官员和皇子都需要参加。而就在这时候,四皇子府邸迎来了一位意外来客。

    “师傅,我可想死你啦!”李阙兴奋地向一位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迎了上去。

    这就是管牟!可以说,他是李阙能够到达如今这个地位至关重要的人物。正因为拜他为师,李阙不但习的一身不凡的武艺,更是有了经略国家的才能与抱负,这才是他争储的底气来源。

    如此,对于师傅管牟,一向自视甚高的李阙可谓推崇不已。在他心中管牟不但学识天人,武道上也是神鬼莫测,还掌握一些李阙闻所未闻的神奇技艺。

    “徒儿,好久不见,为师也甚是想念啊!”管牟见到李阙,本来平静肃穆的脸上也显露出亲切的神采。他一向清心寡欲,世上能够使他牵挂的,恐怕也只有他的爱妻与这唯一的徒了吧。

    于是师徒二人手拉着手,深谈了许久,李阙趁此机会向管牟提出了修习“六水神剑道”第五、六层的要求。虽然他身为上位者,武力其实只是次要,但是在寒山寺一战中他发觉这世上潜藏的高手实在太多,而圆鉴的逃走也是让他如鲠在喉。若是自己的武艺能够再进一步,那么自身的安全也有了更多的把握。

    “徒儿,你既然已经修成前四层功法,为师传你第五次自然也是也是梳理成章,若你能将第五层修成,那么你跟为师就已经是同一境界了。至于第六层功法,传说中的『澧水证道』之境,不是为师不想告诉你,而是为师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修炼啊!”

    “什么,竟有此事?徒儿一直以为师傅您已经练成了六水神剑道的至高之境呢!”李阙惊讶道。

    “并非如此啊!”管牟摇头叹道,“我已经卡在第五重境界七十余年,却怎么也无法再进一步,若是止步于此,我恐怕迟早要寿元耗尽而死。”

    “什么!”李阙只感觉今天师傅带来太多让他震惊的消息,“师傅您才刚刚到中年,又怎么会……”

    “哈哈,傻孩子!我等修道之人,常年服用各种天材地宝制成的丹药,年龄又怎么会是表面上看起来那番。如此你要是见到你师娘,一八十多岁的女人还和二十多岁的少女一般模样,那你不得吓得晕过去!”管牟笑道。

    “这!师傅的境界确实已经超出我等凡人太多了!”李阙感叹到,他眼珠一转,又向管牟请求道:“师傅,您可否把炼丹之法传授给徒儿?顺便把一些什么神奇的丹药统统给我吧”

    “罢了罢了,丹药于我也只是外物,我这正好有一些『青玉丸』,此丹效果神奇,能解世间毒。即使未中大毒之人服下,也能消除体内平时积累的对人有害的毒素,达到美容的功效。我听说你母亲皇后娘娘也是爱美之人,此物献于她想必能讨得她欢心。另外我还有一本炼丹心得就赠与你罢,你现在的实力尚不足将其完全领悟,若能得之一二也该聊以自慰了。”

    “谢师傅!”李阙兴奋地说道。

    第十八章长信殿本是平日退朝后皇帝有事与大臣商议时会面的地方,而这次皇后娘娘为了布置寿诞事宜,特被允许借此地一用。

    今日的皇后娘娘苏月心为了显示威仪,特意打扮了一番。只见她头上顶着皇后专属的玉簪朝凰髻,耳边挂着赤金垂心耳坠,手上挂着鎏金水波纹镯子,再配上那当日太子进献的神秘西域蓝宝石项链挂在雪白的脖颈前。全身珠光宝气,雍容华贵,但又不像那些一般的贵妇人那般俗气,而是高贵中带着美艳,端庄中带着媚惑。即使她坐在那儿不苟言笑地布置着事务,也让见者感受到她动人心魄的美丽。

    “此事,诸位可听明白啦?”苏月心长舒一口气,有些倦怠地往椅子上一躺,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总觉得那光洁的皮肤上又多了几丝细细的皱纹。

    若是每日都这般操劳,本宫的鱼尾纹不知要多出凡几!苏月心这般叹道,她看重自己的容颜胜过一切,毕竟这是她牢牢地把儿子李阙吸引在身边的最重要砝码。

    任他身边红颜无数,却不会有一个美过他母后的。苏月心是一贯有这样信心的。

    “谨遵娘娘懿旨!”殿下众人齐声称是,苏月心可绝不是空有美貌,聪慧过人的她处理起各种事务都是得心应手,仅仅有条,令所有人都感到敬佩万分,欢喜大梁又出了一位贤后。

    “如此,这皇上的寿辰庆典就交托到各位手里了,务必要使他开开心心地过个生日。”苏月心对着樱唇轻抿,对着众人微微一笑,使他们觉得如同春风化雨般温润亲切,当时就恨不得拍着胸脯向敬爱的皇后娘娘表忠心。

    “好了,诸位就请先退下吧,本宫也略感疲倦了。”苏月心闭上她涂了淡淡粉脂的娇美眼皮,便不再言语。

    众人于是纷纷退去,很快殿上就只剩下苏月心一人和几个贴身的婢女。

    “啊!”苏月心正闭目养神中,忽然感觉自己饱满的峰峦如同地震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一双大手重重按在了她的豪乳上。

    “是谁!”她慌乱地睁开眼,却看到儿子李阙俊美的面孔,于是娇躯瞬间酥软了,顺势就躺倒在李阙的怀抱里。

    “母后,被儿臣吓了一跳吧。”李阙对着母亲露出孩童恶作剧得逞一般的笑容。

    “你呀,怎么跟还没长大似的。”苏月心爱怜地摸着李阙的脸庞,环视一周见几个侍女都已经退下,想必是李阙悄悄示意她们不要惊动自己。

    “可是母后,儿臣这里却长大了呢。”李阙一抱住母亲温香软玉般的娇躯,欲火就像点了油一样往上冒,止也止不住。他入宫原本是有其它事情要办,只是顺带来看看苏月心,外加送给她昨日从师傅管牟那里讨来的丹药。

    可怎奈苏月心的肉体实在是太柔,太媚。试想儿子抱住母亲丰腴的肉体时,母亲充满弹性的豪乳挤压着他的胸膛,丰硕的肥臀蹭着他的下身,娇艳的红唇在儿子耳边吐着热气,含水的双眸深情地注视着他,嘴里是向情人撒娇似的轻柔软语,哪怕是最守礼教的儿子恐怕也会毅然抛开一切,而只想与深爱的母亲完成灵与肉的交融。

    更何况这对母子早已对乱伦性交食髓知味,他们的性和爱紧密相连,情到浓时,性也就自然而然了。

    “嗯……”感受到儿子的手已经如同游龙一样越过自己光溜溜的原野,伸向那山峦峻岭、那森林草地,苏月心哼哼唧唧的在儿子怀中翻转着身体,娇嗔道:“坏儿子,这里是大臣们议事的地方,哪来的地方给你肏娘亲!”

    苏月心不说倒好,这几声娇嗔更引来李阙兽性大发。想到刚才众人还在这里毕恭毕敬地对皇后娘娘行礼,现在母仪天下,端庄娴熟的皇后却已经媚眼如丝,衣裳半解地倒在亲儿子怀中,他就感觉无比刺激。

    “谁说没有地方的!”李阙摸了一把母亲的下体,那里早已如同预料中的那般江河泛滥,知道母亲每次一被自己碰就会剧烈发情的特殊体质,李阙也不准备再多做什么前戏,直接就一把将苏月心抱到了她方才对群臣指挥发令的长桌上。

    “诶,等等嘛!让人家把这些卷宗拿开!”苏月心正想闭上眼尽情享受儿子的金枪乱捅,瞄见桌上几张带有“恭贺皇上寿宴”等类似字样的文件,连忙把这些摞好堆放在一边。想到刚才还在讨论如何为自己的丈夫庆生,现在就要被亲儿子肏干,这美皇后的俏脸红得能拿来染布了!

    于是这母子二人干柴烈火,急不可耐地各自脱光衣物,李阙拿大肉棒直接顶在母亲湿漉漉的阴阜口,苏月心则已经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娘娘,太子殿下求见!”正当此时,殿门外远远地传来婢女的话语和一阵靠近的脚步声,吓得这一对乱伦鸳鸯魂飞魄散。

    “红菱你不要进来!”关键时刻还是成熟的母亲反应快,立刻大喊一声让来人止住,于是那婢女的小手放到殿门上又放下了。

    “娘娘?”门外传来不解的疑问声。

    “本宫身体不适,准备小憩一场,不方便见客。”苏月心故作威严地说道,内心只想快点打发了红菱,好继续和儿子的性爱。

    “可是……太子说有要事征询娘娘的意见。”门外的小婢女迟疑◢???地说,“咦,太子殿下,你怎么进来了!”

    太子李羌不顾几名侍卫的阻拦,径直来到了殿门口,朗声道:“母后您且安心休息,儿臣在此等候您小憩一场便是。”他此次前来的确有事询问苏月心,不过他之所以如此执着不肯离去,恐怕更要是想与苏月心欢好一场。自己生母惠妃的肉体他最近干得已经有些腻烦了,况且论美艳惠妃也着实差了苏月心一筹。

    “还是不……啊!!”苏月心还想再说些什么,李阙却已经急不可耐地把在穴口等待许久的阳物插进了母亲的阴道,苏月心惊呼一声,然后死死地挨住了自己的嘴巴。

    因为有太子在殿门外,李阙似乎显得更加兴奋了。从李羌手中夺对母亲肉体的占有权,并且彻底将母亲征服,实际上是他在与李羌的交锋之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那之后,他不但可以肆无忌惮地享用生母的美肉,而且皇后全心全意地辅佐也让他事业一番风顺。

    而此时敌人就在门外,却无法知道里面在上演怎样一出好戏,这怎么能不使李阙兴奋?

    他大力挺动着下身,阳具如同捣蒜一般在母亲娇嫩的小穴里进出着。苏月心如临仙境,美得情难自禁。往常她总是在与儿子性爱时放肆地高声说些淫声浪语,可此时门外还有人在,她不得不转为侧着头、抿着唇,压抑地呻吟。

    李阙也看出了母亲的窘境,他又怎么肯让母亲觉得不舒服呢,况且母亲的浪叫才是最能激励他的战鼓。于是他运转内功,在两人面前形成一道气墙,足以把苏月心的叫床声与外面隔离开来。

    苏月心见状如释重负,此时她已经被下体那涨、酥、麻种种快感袭击得喘不过气来,心知儿子是受到门外太子的刺激,就故意配地尖叫出来:“啊……儿子干得娘亲好舒服……你好厉害……比那没用的太子强一倍!”

    李阙也没料到母亲竟会放浪如斯地提及旧情人来刺激他。但是这一招却非常管用。他抱着母亲珠圆玉润的双腿,越来越狂乱的突刺着,是不是用力拍打那肥嫩的美乳。而苏月心也同样兴奋,她的蜜道如同掉落到渔里的拼命挣扎的鱼那样使劲皱缩着,而每一次夹紧又会让李阙痛快地低吼出来。

    美皇后肆无忌惮地尖叫,高喊着儿子的名字,还不忘是不是提起太子。可是门外的太子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里面乱伦母子的催情药,倒还是浮想联翩地在门外静候着。

    这种极端刺激的场面下,即使是身经战的李阙和苏月心二人都有些吃不消,很快二人就相继泄身了。

    李阙还想继续与母亲耳鬓厮磨一番,苏月心却生怕门外的太子等急了,又生节支,连忙催促儿子穿好衣物离去。李阙有些不情愿地磨磨蹭蹭地穿上了裤子,然后体贴地再帮母亲穿好繁琐华贵的长裙。

    “啊!”苏月心在儿子的帮助下着衣完毕,却突然捂着下体一声娇呼。

    “怎么了,娘?”李阙急切地问道。

    “流……流出来了!”苏月心满脸通红地、细如蚊呐般地答道。

    原来李阙每次射精量都极大,常常能把苏月心的小穴灌满,而苏月心亦是体质敏感,淫水极多。如此这般两人每次欢好过后,若是李阙内射在苏月心体内,他都会耐心帮母亲把下体的汁液清理干净,以免涨得母亲难受。不过这次却没有这方面的时间留给母子二人。

    李阙笑嘻嘻地说:“娘亲,那你就夹着孩儿的子孙见太子吧!孩儿就先走啦!”

    他在苏月心脸上亲吻了一下,就哼着小曲从侧门离去了。

    留下苏月心坐在那儿,紧紧夹着大腿不让儿子的精液从小穴里流出来,整整了凌乱的发梢,准备接见太子李羌。

    ……飞鸾殿是皇帝李宿特赐给长公李烟笼的宫殿,以示对她的特别恩宠。按理来说公出嫁后都会在宫外自己开府,可烟笼长公却偏偏四十岁仍未嫁人,这种情况也是历代罕见。若不是皇帝与她的感情极为深厚,恐怕她免不了要遭受许多非议。

    李阙前往拜访时,长公正在后花园浇花。她依然是一身白衣,飘飘若仙,像她这样的美人似乎不属于凡尘,至今未嫁或许也在情理之中。

    “你来了。”李烟笼摆弄着树梢上晚樱,头也没地对李阙说道。此时已是暮春时节,但是在这花园之中芳菲未尽,茂密的花朵如满天流火一般繁盛。

    “姑姑,阙儿有一事心中不解,特来与姑姑说道一二。”李阙也不转弯抹角,单刀直入地表明来意。

    李烟笼听罢,终于放下手中的活儿,转过了头,瞄了李阙一会儿,终于道:“那就进屋说话吧。”

    “姑姑为何要在父皇面前对侄儿恶语相向,可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惹怒了您?”

    屋内,李阙诚恳地向长公提出困惑。

    李烟笼偏着脑袋,那清丽的脸蛋上露出苦苦思的表情,反倒显得更加可爱。

    良久,她竟莞尔一笑:“我也不知为何,我这心里明明对你生不起一丝讨厌,但却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要把那日的事情告知皇上。”

    李阙听了,心中那隐隐约约的猜想更进一步得到印证,于是他更进一步请求李烟笼把她所记忆的寒山寺之乱的始末讲述出来。

    结果不出李阙所料,李烟笼的记忆与事实竟然大相径庭,直接把作恶多端的假和尚圆鉴变成了受害者一方,而李阙成了为非作歹的公子爷。

    “姑姑,近◢2?几日我的兄长,太子殿下似乎常往您这儿跑,他跟您可聊了些什么呢。”李阙此时突然把话题引向了李羌。

    “也没什么事,只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外加献给我一些养生的丹丸。我倒也觉得这孩子很奇怪呢?”在李阙的提示下,李烟笼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李阙虽然不知道“黑齿丸”的存在,但此时已经认定是李羌在给长公的丹丸上施了些手段,使她迷了心智,然后对太子编造出来的谎言信以为真。

    而他想起此刻身上正带着师傅管牟赠与的“青玉丸”,方才忘记献给母亲苏月心了,此时却误打误撞正好派上了用场。

    “姑姑,若您相信我的话,请让侄儿为您解毒吧,我敢确信是我那肆意妄为的兄长对您施了些不干净的手段。”李阙朝长公抱拳道。

    “我信你,不知为何,明明记忆里关于你的事情很不好,却还是很想要相信你呢!”李烟笼浅笑着说道,总觉得内心对这个少年有着莫名的信任。或许当日神兵天降一般把她救下的身影已经深入她心底。

    “请姑姑服下。”李阙递过一粒丹丸,如同上好的翡翠一般透出浓郁的绿光。

    李烟笼毫不犹豫地服下,二人于是静坐等候。李阙看见姑姑的脸上红青蓝紫各种颜色急剧变换着,她的眉头痛苦地拧在了一起。于是他大胆握紧李烟笼雪白的柔荑,渡过气劲为她稳定内息。

    小手被侄儿握住的刹那,长公感觉好像心里有什么被冰封了很久的东西破碎了,所有真实的记忆重新灌入脑海中,她轻呼一声,就软软地倒在了李阙的怀里。

    良久,这美人悠悠醒来,睁开眼的第一句话便是:“阙儿,我定全力助你,惩戒太子这孽障!”

    ……与此同时,长信殿的太子也向苏月心说明了来意。原来他自从在圆鉴的帮助下暗算一次李阙成功之后,自以为已经大获全胜。而这次的寿宴是他一次奠定胜局的好机会,若他的寿礼能在所有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最受父亲的喜爱,那么他这储君的位置应该说已经不可动摇了。

    只是他冥思苦想,也不知道送什么礼物能满足皇帝李宿那刁钻的口味,于是特来向苏月心求教。

    “额……依本宫之见……”苏月心心不在焉地答着李羌,她的心思全都放在自己那湿漉漉的亵裤上了。原来她终究是夹不住小穴内那慢慢的精液与淫水的混物,弄得自己的整个下身都湿透了,还点点滴滴地从长裙里落到了桌子下方。

    若是此时李羌有心低头观察,一定能看到皇后座椅下面那一滩散发着骚气的液体。

    “唔……如此甚好。”李羌听了苏月心的敷衍之词,竟然觉得很有些道理。

    这也难怪,上次在未央宫苏月心用吴清影作替身与他交,那一次的性交实在是堪称完美,至今令李羌味无穷。于是心里早已把把苏月心看成了自己半个妻子,想当然地认为她忠实于自己,全心全意为自己出谋划策。

    “那么母后,正事说完了,我们是不是要干点别的事情呢?”李羌淫笑着对苏月心说道。

    “哎呀,好人儿,人家的小穴也想你的紧呢。可是今日实在太不巧了,再过片刻就要到陛下那儿去呢!听说今日陛下请了一个西域来的大夫,要专门为我诊断一二呢。”苏月心不慌不忙地拿早已想好的说词应对,如是往日太子的挑逗或许还能让她心神荡漾片刻。可刚才刚刚她已经彻底被儿子李阙满足过了,哪怕是她体质敏感,也对太子提不起丝毫性趣。

    “竟有此事?”太子满脸失望,若是皇帝的安排,他自然不敢从中作梗。

    “嗯,可不是嘛!本宫也恨不得掀开衣服,让你揉揉我这发涨的奶子,好久没有男人揉,都要变硬了呢!”苏月心见太子失望的样子,生出捉弄他的想法来,于是一边神色淫荡地言语挑逗他,一边抓着自己的豪乳往内按压。虽然有胸衣包裹着,但是那丰满的乳球还是如同拔地而起的山峰一样险峻。

    “啊,母后!”太子见了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胯下的阳物瞬间把裤子顶得老哥,竟跃跃一试想要扑上来。

    不过苏月心也担玩火自焚,于是媚态一收,又正色道:“可是陛下的使者随时会来邀请我,本宫实在不敢再与太子行男女之事,还是请太子下次再来吧。”

    “这妖精!”太子李羌在心中骂道,不愿意在继续逗留,又吃不到皇后这熟透了的果实,又要在这里受到诱惑,这滋味实在是难受,倒不如去她母妃的紫寰殿去解解馋。

    于是太子匆匆向苏月心告辞,声称还要去探望惠妃。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苏月心轻松地躺在椅子的靠背上,总算是不用废力夹紧大腿,可以任那些白浆肆无忌惮地沿着裙子缝隙留下了。同时她刚才挤压揉捏过的胸衣出现的褶皱也慢慢恢复了原状,放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该想个办法,捅出太子与惠妃那点破事了。皇后娘娘心里这样想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